第一百九十一章 阴霾重重【1 / 2】

曳光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笔趣读www.bbiqudu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老主宾

雨。

春寒料峭。

风凄雨冷。

兰陵湖边聚满篷布、撑雨伞。城主尽数赶,免相互寒暄、四处走间比肩接踵、稠,使本该肃穆庄严集市般喧闹嘈杂。

内城,旧。惟满城白纱,凄风冷雨萧瑟、悲凉。

野坐湖边布帐,默默兰陵湖。

姚管几块油布,倒虞风雨侵袭。接连等候,夜间入眠,仙门弟支撑,公与侍卫早已疲倦堪。

墨筱进入内城半点消息传

**殡,尚

野已将相关讯息转告葛轩与姚绅。至真假,

管褚元假,秦丰笼络各城主举实非兰陵宫,金册,宝物,及秦丰、公世,等等,皆笼罩迷雾,便场春雨,或雾散点春,反倒充斥寒冷与诡异变数。

“据传,公先祖曾经玉珏。两玉珏置处,张四海图。四海,分别望夷、平狄,百济与幽冥。蕲州,仅仅位百济海隅。四海斑,广象。玉珏失窃仅剩其今收藏兰陵块玉珏,便各方追逐宝物……”

耳边响传音。

向身旁。

溟夜与,两贴身侍卫,且已握,彼此间似乎亲近。或许师父交代,关兰陵隐秘。

“玉珏东西?”

“玉器,称礼器,形玉佩,乃祭祀物!”

“此物何珍贵处?”

“据凭借四海图,便燕州!”

“燕州?”

“堪比仙域!”

“仙域?”

“遍,岂仙域!修炼九层境界,云川仙门否传授金丹修炼功法?!蕲州修强者金丹境界,化神炼虚法门。燕州却数……”

“仅剩块玉珏,处呢?”

兰陵玉珏,便愁将它配。失窃块玉珏,听已经落。”

金丹高段,找燕州应该难啊?”

“太难!茫茫海,方向明,旦耗尽修,金丹高性命忧……”

“令师便玉珏?”

“老死,外兰陵宫。此番师父,各城供奉,仙门,乃至云川峰,哪兰陵玉珏,云川仙门真乎什争吧?”

“令师各取需,?”

“兰陵座万寿塔,其仅存放金册,藏玉珏,奇珍异宝。既玉珏,何趁机获取几件珍宝呢!”

“玉珏怎?”

“即使燕州方,海吗?何找寻玉珏与四海图,蕲州仙门桩善!”

“既,何必相互坑害,譬混入云川峰,及仙门弟屡屡遇袭?”

“混入云川峰,各仙门云川峰应该与燕州关,其知晓……”

野闭双眼,微微皱眉头。

溟夜与师父褚元,许未必真话,诧异已。

蕲州仙门间,已相互渗透。便溟夜言,每内奸嫌疑;

兰陵城错综复杂,远远象;

争,或仙门争,场阴谋,双方未必够各取需,却图。

野已深陷阴谋位炼气弟微言轻,身,且奈何。

溟夜透露燕州,岂海外宝物?若真此,倒印证猜测。蕲州仙门,仍寻找海外宝物。或者寻找与燕州切宝物。

此,往燕州、寻觅仙域?

仙域,倒燕州略知二。便燕州舆图。裘伯、蛟影,应该燕州。裘伯留遗物,与燕州关。

蕲州仙门修士往燕州,寻求更高

曾经翻阅、或尝试修炼蕲州仙门入门功法。既入门法,金丹修炼法门倒寻常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