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.邀请函16【1 / 2】

夕月半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笔趣读bbiqudu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一整个白天都在搜寻线索中度过,只再没得到什么有用线索,吃完晚饭后的讨论,也因此变得不具有说服力。

他们再回房时已经很晚了,乔七只来得及简单洗漱一下。

皮肤刚被热气蒸腾出粉色,乔七便被门外窜进来的冷意,冻得打了个寒颤,他连忙脱下鞋,钻进了被子里,等到被牢牢包裹后才松口气。

别墅的门能够隔绝的信息太多了,许彦淮建议大家都不要再关门,乔七房间内的门此时正半掩着。

乔七脑袋还有些晕晕的,下午摸陈郁脸时的羞耻到此刻还没完全散去。

乔七有些迁怒地在心里怪陈郁。

都怪陈郁,他摸完就想当没事发生的,但偏偏自那之后,陈郁就开始表现得很奇怪,不仅动不动就同手同脚,别人叫他时也心不在焉地不回答,反常到乔七想忽略都不行。

在发现陈郁也和那人长得不一样后,打算破罐子破摔的乔七,原本还打算试试其他人。可每次乔七试图和别人接触,陈郁就开始犯神经,一直和陈郁绑定的乔七根本没机会。

特别是刚刚散开进房间前,乔七在门口,被严歌逼问他和陈郁今天都做了什么的时候。

脚趾一直蜷缩的乔七,都不太记得自己是怎么糊弄过去的了,只记得他不想再感受一遍了。

想到严歌是他的‘男朋友’,乔七就有些头疼。

乔七想要摆脱这份尴尬间,忽地想到了陈郁说过的一句话。

【系统,你说我和严歌提分手好不好?】这样的话,他寻找真正男朋友时,应该能更容易些。

系统那端明显顿了一刹。

就在乔七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,系统的电子音才响起,【最好不要。】

乔七很听别人的话,虽然变得有些蔫蔫的,但还是乖乖地应了。

系统见他这样子,忍不住就安慰似的道了句,【再想想别的办法吧。】

趁着还没有强制沉睡,乔七伸手摸了下一侧的邀请函。

其实是应该在上面写名字的,不写随机的话,只会让凶手一个个地除掉好人,只有写,才有可能选到凶手。只现在没有足够的线索,而这样做,一定会让大家的关系更加糟糕。

想到陈郁今天明确怀疑的许彦淮,乔七迟疑间,陷入了深眠。

*

和第一晚不一样,乔七一整晚都无知无觉,他朦胧醒来后,有些茫然地摸了摸自己像落枕一样酸痛的脖颈。

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,乔七连外套都没披了,脚步迟缓头脑混沌地走出房间。

已经知道会发生什么的其他人,动作比昨天更为利索,乔七摸索着出来的时候,他已经从周围人凝重的对话中得到了答案。

死的是那位打扮中性的女生。

乔七不确定昨天有没有闻到过血腥味,他只觉得今天的格外浓,浓到他好像有些缺氧,大脑完全运转不过来,他几乎是浑浑噩噩地被带着走进了死者房间。

乔七恍惚间,只记住了几个关键讯息。

死者今天同样被用绳子绑住了手腕,不过不再是被掐死的,而是被玻璃碎片划破了大动脉,失血过多而亡。

沾血的玻璃碎片就丢在尸体的旁边。凶手的限制似乎变少了,他没再刻意留下线索,而死者和他武力差距太大,也没机会留下什么。

尸体下同样压着邀请函,上面的数字是7。

*

乔七跟着人群,坐到一楼沙发上时,脸都还是惨白着的。眼前是一片漆黑,耳边是克制中带着焦躁的交谈,即便昨天已经经历过一次,乔七还是没办法在死人的压抑恍惚中尽快脱离出来。

特别是,沙发前面的电视机,在没人去开的情况下,突然亮了时。

这个曾经李毅开过几次,但都只有花屏和刺耳电流音的电视机,此刻似乎好了。

声音被剥夺,人群陷入了让乔七更为不安的死寂。

乔七只能隐隐判断出电视剧里似乎有画面在播,他听到了和沙沙电子音迥异的细微声音。

“电视机怎么了吗?”乔七颤着声音发问。

只他这道格外轻的声音,被同时响起的另一道声音完全盖了过去。

“你为什么要写她的名字,她又不可能是凶手,你写她干嘛?”音调极高的一句质问,来自情绪有些崩溃的女白领,乔七感觉耳朵都嗡鸣了一刹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小说推荐:《吞噬狂帝》《斗破苍穹之万界商城》《我的景区爆火了》《都重生了谁谈恋爱啊》【问鼎中文网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