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. 银莲花

笔趣读【bbiqudu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请忘记我吧,侦探》最新章节。

014.

泽法·冯·图恩和塔克西斯踟蹰了很久,最终还是敲响了那扇房门。

他听到门内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动,似乎是有谁正在穿鞋。没过多久,门被从里侧拉开了。

前来应门的,是一名拥有查罗石色眼睛的少女。

泽法几乎是脱口而出:“您怎么在这——”

——然而,当他看清那人的装扮以后,他的后半句话却哽在了喉咙里。

少女的身着一席简素的黑白调女仆装,围裙下摆与鞋跟上沾着些许泥渍。看样子,在踏入庄园的大门前,她就已经穿着这身衣服了。

她用疑惑的眼神歪头注视着泽法:“先生,请问有什么事吗?”

长雀斑的凯尔特青年将一只手放在脑后,挠了挠他的棕红色卷发,然后赤着耳根开了口:

“抱歉,小姐,因为您的眼睛实在太漂亮,我好像……把您和一位熟人混淆了。”他一面说着,一面腼腆地笑了笑,“我想见见您的主人,可以请她借一步说话么?”

女仆乖巧地摇摇头:“海伦奈小姐去一楼剧场参加音乐会了,我也不知她何时才能回来。”

“音乐会?”泽法诧异道,他浓粗的眉毛微妙地一蹙,“可是,音乐会在半个多小时前就已经终止了呀!观众们应该都回房了才对……”

“诶?演出终止?音乐会上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

“啊,那是……”

泽法的眼里闪过一丝阴翳。他其实很害怕听别人提及有关谋杀或者死亡的话题,更不用说此刻这些词汇是从他自己的嘴巴里蹦出来的。

“海信斯伯爵死了。”他慢慢地说道,“……在音乐会上,被人毒杀了。”

女仆的思绪在那一刻停滞住了——至少在泽法看来,她那对漂亮的查罗石失神了一瞬——然后,她用肩膀倚着门框,一点一点地滑了下去,直到整个人跪坐到地面上。

“小姐……!”

“天哪…怎么会……”女仆用细若蚊吟的声音哽咽道,“您在开玩笑的,对吗……”

泽法在女仆的身侧单膝跪下,抬起一只手来轻抚起她的肩膀。

他什么也没有说。但他相信女仆会明白,自己在这个时候保持沉默是什么意思。

“他真的…呜……”少女的眼泪终于不受控制地夺眶而出。

她将脸埋进手掌心里,哭腔令她的咬字变得模糊不清,听上去就像断断续续的哀鸣。

于是,泽法就那样跪在她的身旁,拍打她的肩膀,无声地安抚着她。直到女仆的抽泣声愈来愈小……最终停止了哭泣。

女仆站起身时,正用围裙擦拭眼角。

她的眼圈仍旧红肿,但她还是扯了扯嘴角,对泽法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。

“我刚刚可能是太害怕了……”她的声音依然有些发抖,“真不好意思,给您添麻烦了。”

“不不,我才应该说不好意思!”泽法跟着站起来,“实在不好意思,刚刚开门时冒犯到了您,还把您给惹哭了。——对了,作为赔礼,这个送给您。”

他从外套内侧的口袋中掏出一支娇艳夺目的鲜花,形状与色泽乍看有点像罂粟。

“这个是银莲花,有祛害辟邪的功效。虽然我不太信这个……不过,希望它能让你打起精神来。”

泽法说着,将那支银莲花别在女仆的耳边。灼眼的赩红与女仆深褐色的秀发相得益彰。

有一瞬间,泽法觉得自己好像并没有将那朵花插在姑娘的耳际,而是插进了松软的花泥里——那银莲仿佛活过来了一般,在土中微微摇曳了一下。

过了半秒,他才反应过来,那只是女仆姑娘正在点头。

泽法的心中忽然涌起一股莫名的冲动:他想摸一摸那孩子的脸颊,想问问那个姑娘的名字,想临走前再给她一个拥抱。

但他的指尖最终只是从她的发丝间悄悄地擦过。

“那个,也请……别太难过了。节哀顺变。”他说。

*****

【系统时19:28:40】,海信斯伯爵卧房。

“打扰了——”

阿南在管家的指引下踮着脚尖、小心翼翼地踏进房门。

她的声音听起来像个第一次跟校参观博物馆的小学生——实际上,行为也是如此。她每走一步都要停下来片刻,或是瞅瞅墙纸或地毯上的花纹,或是拿起桌台上的摆饰端详一番。

和她预期不太一样的是,伯爵的卧房虽然尺寸大了些,内设却与客房大同小异。除了窗户朝南、采光更佳以外,几乎就是个放大版的客房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天才一秒记住【笔趣读】地址:bbiqudu.com,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