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1. 挑染

柳扶林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笔趣读bbiqudu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是以,事态的发展犹如脱缰的野马,即便黎苗试图用难看至极的脸色拉住缰绳,也无济于事。

事情终究是在不甚阔朗的小厨房尽情的撒泼打扰。

不同于乐游神君自来熟的不拿自己当外人,谢予恩一进小厨房就戳在了门边儿,不肯挪动半分,仿佛脚下生了根,扎进土里,只等着明年春日开花结果。

那一句“师父,我还有事儿,先走一步。”憋在喉咙里迟迟没能说出来,毕竟乐游神君给他的“惊喜”可不算少。

为了能盯住师父且及时补救,再尴尬,谢予恩也只能硬着头皮顶在此处。

尤其是黎苗满眼玩味的笑,哪怕只是用余光瞥到,谢予恩也知道她指不定如何奚落自己。

黎苗千想万想也没有想到乐游神君竟也是个泼皮无赖,再望向谢予恩的目光反倒是带了出淤泥而挑染的敬畏感。

虽说前两次谢予恩多次逾越规矩,但是其心赤诚,可见一斑,但到底残存良知,所以事情做的并不干净,手段也太稚嫩了。

“这是什么风?把你们几位都吹来了。”

正举着锅铲,恨不得把铁锅抡出火星儿的茶茶,停下了几近戳漏锅的动作,望着神兵天降般的不速之客纳罕。

乐游神君反客为主,问:“山神怎么还亲自下厨?看来我还真是来着了,是个有口福的。”

阵阵浓烟中山神抬起被烟灰涂抹得泥糊了一样的小脸,咳了两声:“那你可还真是个没什么口福的人,茶茶她……”正想品评一番,却在茶茶骤然瞪大的双眼中哑了火,语调幽怨,像是个做下月子仇的怨妇,说:“黎苗把厨子借出去了,给那几个正待产的孕妇单独拉出去做小灶。”

看着乐游神君花蝴蝶一样穿梭在锅灶之间,黎苗扶住门框,活动了下还未好利索的脚踝,扯着不怎么自然的僵笑,在谢予恩神侧挤兑他,“谢仙君,你们神仙占便宜还没够啊?”

单刀直入,没有任何缓冲转圜的余地。

二人一浓一淡立于门侧,朱红的斑驳木门。将二人框在一处,再配着含苞欲放的红梅,漂亮的惊心动魄。

要不是言语刻薄讥讽,还以为她是在同谢予恩闲话家常。

“辟谷多日,也贪念五味,一应吃食,自当折价补偿给黎苗姑娘。”

揣着明白装糊涂,谢予恩不得不给师父搭着台阶,不然总不能脸蛋子当屁股使,被黎苗一脚踹下来。

可还是受不了良心谴责,信誓旦旦的同黎苗讲:“多有叨扰,还望您见谅包涵,在下有……”谢予恩自知无理,只能强撑着体面,他尚有许多天才地宝,试图找补一星半点儿。

却被黎苗不留情面的骤然打断。

“可惜了了,我黎苗的便宜不是这么好占的。”

这话说的斩铁截钉,反而叫谢予恩心中无端泛起一丝不安。

这话说的没头没脑,惹得谢予恩满头雾水。

黎苗不是个喜欢云里绕来,雾里绕去的。

不过一盏茶的功夫,在场众人便知道了所为何来,谢予恩的满头雾水,就变成了倾盆大雨从头浇下。

原来,是下了课的小妖精们,肚子叽里咕噜的叫着。

他们也吵吵嚷嚷的一股脑涌进了小厨房,却又在看清黎苗立于院中,霎时噤声。

门庭若市和门可罗雀,也只差了一个黎苗而已。

连黎苗也忍不住自嘲,“怎么我上辈子是不麻雀的笼子吗?见到我一个个掐死了似的!”

开胃小菜已然上完,黎苗还憋了个大的。

语不惊人死不休,踮着脚尖活动了一下尚且红肿的脚腕,惹得腕子上的铃铛叮当作响。

那截子欺霜赛雪的脚踝之上,红绳串起的累累饕餮铃铛,便稀里哗啦响成一团。

“你们之中还有几个没过情劫?”

话说的冷淡,好似明知道答案的夫子,正在校对学生们的成绩。

短暂的安静后,一众小妖精们就在落针可闻的安静中,窸窸窣窣地举起了手,却也默默低下了头。

黎苗不允许小妖精们课中暧昧,更不允许彼此生情。

情劫者稍有不慎,便是二人俱亡。

稍好一些,也是其中一个,得道成仙,位列仙班;另一个孤独终老。追忆一生。

若是班中彼此留情,那个春堂的升仙率将会大打折扣。

为防患于未燃,黎苗早就三令五申,不允许在留春堂内寻找自己的情劫猎物。

久而久之,小妖精们空有满腹经验,却因课业繁重难以施展一二。

空有满腹“技巧”,却无半点儿经验。

情劫难度,情劫已过者寥寥无几,大家都等着捡些漏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