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6.第 96 章【1 / 2】

萧白雨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笔趣读bbiqudu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“还得是您啊!”

陈雅惠恍然大悟,激动地拐起陈承的胳膊,“走!咱俩喝酒去!您再顺便给我分析分析,当年李立冬他一个念书的学生,为什么会缺这么大一笔钱呢?”

陈承微微昂首,眯着眼反问她道:“是啊,究竟是什么事值得你那好姐妹不惜变卖母亲遗物,也要去帮他呢?”

陈雅惠脱口而出:“李立冬得癌了?”

陈承的笑死在脸上,“你看他现在的样子像是得过癌吗?你动动脑子啊~”

“那他不得癌,还有什么事直到宁宁这么做?”

陈承甚是无语,“他没有父母吗?”

“你是说他父母得癌了?”陈雅惠无法理解,“那跟宁宁有什么关系?”

陈承愣了一瞬,遂后叹了口气,语调软了下来,“对大部分人来说,父母亲情是仅次于生命、第二重要的东西。”

“好吧,恕我无法共情。”每当谈及父母,陈雅惠就冷淡许多,“我爹要是得了癌,只怕人还没死,我们这一大家子人就准备好打官司了。唉哟~这世上值得我变卖家产去救的人...”

“除了我自己...."陈雅惠想了想,“好像还没有别人。”

陈承摇了摇头,遥望前方,“你啊...”

“不过承叔,您要是得了癌,多少医药费我出!”

陈承脸一黑,恨道:“乌鸦嘴!”

“我这是跟您不见外!再说了,就我现在的身价,您得什么癌我都治得起,放心吧~!”

“滚!”陈承简直要气死,甩开她的胳膊往前走。

“你等等我!”

-

护士进门给林恩宁打了针,跟国内的治疗方式不同,越南护士输液不扎手背,而是扎胳膊。

林恩宁一开始以为护士要抽血,直到针头绑好,她才明白过来这是输液。

护士说了些话她听不懂,人离开后,房间只剩李立冬和她两个人。

突发的耳聋让她极不适应,整个脑袋又晕又涨,嗓子也疼得说不出话,外国医院又处处陌生,林恩宁半靠在床上,既不知道眼前是什么情况,也不明白接下来要怎么办。

她想问李立冬,却始终开不了口。

只见他坐在旁边的小床上,正在低头看着手机,似乎打了很长一段的字,才抬起头。

林恩宁迅速把脸转回来,不想被他发现自己在看他,他却站起来走到这边。

李立东把林恩宁的手机拿起来,递到她手中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