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案 英雄冢 第50章 玄门【1 / 2】

陆安问:“宿怨?”

歪头,“?”

陆安再问:“仇?”

眨眨眼:“认识。”

陆安肩头,翼翼露头,忙:“姑娘,位……相识。”

陆安眼底露几分疑惑,少嘴角拉扯抹恶劣笑容,“街头经眼?”

微微睁,“……”丫鬟挑选东西,连

“哼!,该死。”少巴,“恰顺眼很。”

陆安扶额,话毫理,纠缠,:“即便。”

丑八怪,倒胃口。”

陆安:“何知。”

:“……”

欺负。”少按常,喜怒常,居脸嗷嗷哭叫,跺:“,杀千刀。”

春苗哪见般阵仗,叫少目瞪口呆。

,脸点泪痕,嘻嘻笑:“记住啦,姐姐。”踩脚尖原转,像阵风吹般,轻轻半空,踏屋檐几回,

等少陆安礼,哭鼻音浓重,细声细气:“,姑娘。”

陆安沉默瞬,颇认真:“刚才怎?”

愣,陆安已经带春苗穿巷。

春苗愤愤:“,明明挡箭牌,逼幅姿态,王果真。”

,陆安置办货,拉。倏醒悟,赶路,差点忘,今朝已经腊月二十七。

客栈,陆安叫/春苗底部叠银票首饰珠宝。

银票陆逊给,塞衣服箱,半路春苗翻找衣物才感陆逊切,嘴愿陆安偷偷塞银两。

陆安张给春苗,“换点碎银,每份压祟包,徐甲丁乙加三两,其余每八两,按徐甲算。”丁乙客栈,与徐甲护院队长。

唤住,抓米粒般珍珠,:“其六颗,独留十二,吧。”

春苗欣:“诶!”

并非六颗珍珠,姐始终待

,陆安早早歇,躺床放松,才叫马车颠簸四肢酸软,似

困顿昏昏欲睡,突声尖啸直刺入耳,脑像扎针,锥刺骨疼,耳朵仿若被撕裂。

陆安咬牙抽根针往扎,跌跌撞撞爬春苗已经晕,耳朵血渗

住晕厥倒挂窗口,露甜甜笑容

即便,陆安头晕目眩,拉扯头部经脉,头痛欲裂,恨往墙撞。

持续午,春苗悠悠醒转,刚话,脑袋嗡嗡嗡仿佛寺庙耳旁撞击,隆隆响。

陆安虽恢复两分气力,扎针难,毕竟幸丁乙异,马停蹄请德康堂诊。

诊脉,三分惊讶三分奈,连连摇头。

丁乙悚:“夫,问题?”

缓慢,拿东西候隐隐微颤抖,针倒稳,语气慢吞,“麻烦。”

炷香,陆安感觉脑部轻快少,接眼扫,“老先麻烦指什?”

通络,养血清脑寻常药物,外部刺激力气,却明白病,麻烦病。

夫呷口丁乙递茶,缓言:“般头痛病症,近三已经五六。”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